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足球新闻 > 正文

战火中永生——波兰系阿拉伯马的故事

2020/1/9 16:57:35

1431年西班牙抵抗摩尔人的la higueruela之战,其中可见阿拉伯战马

关于阿拉伯马“血系”

作为与纯血马、温血马齐名的三大国际性马种之一,阿拉伯马以其飘逸隽秀的外表、温和驯良的性格以及“多才多艺“的实用性赢得了无数爱马者的青睐。目前,阿拉伯马广泛地分布于世界各地,在各项马术赛事(特别是耐力赛)中都能见到它们矫健的身影。

正因其呈现世界性分布这一事实,当今的阿拉伯马已不再以其原始的贝都因品系分类,而是以近代历史上产出特定血统名马的国家或地区而分为不同血系(bloodline)。

关于阿拉伯马的血系,目前公认的有五大分支——埃及系,西班牙系,俄罗斯系,波兰系,crabbet系(排名不分先后)。国内一部分马人所谓的“美国系”或“美系”,实为误传,就是说:根本就没有“美系”这一说法。

美国建国不过二百余年——初始阶段,美国马业水准难以与欧洲老牌强国相比;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实力大幅增强,才开始在马业(包括阿拉伯马)上“大踏步”前进。目前在美国,阿拉伯马繁育马房众多,每一个马主或马房都会根据自身的喜好选择不同血系的种马开展繁育,所以美国的阿拉伯马实际上是所有血系的“综合体”,美国马人称为“domestic arabians”,即“(美)国产阿拉伯马”。

所以,如果再听到谁吹嘘自己的马是多么多么棒的“美系”云云,那么“恭喜”你,你遇到的不是对阿拉伯马一窍不通的人,就是“大忽悠”,聪明地话请注意保护好自己的智商和钱包~(可惜,中国马圈这样有着“迷之自信”的人实在太多——不懂装懂,滥竽充数,以好充次,投机取巧……时时刻刻“挑战”着人民智商。正因如此,中国马业的发展才如此劣质而缓慢!)

当然,马匹质量的提高一定是“混”出来的,五大分支之间也是互有交叉,相互“取长补短”的,关键要看繁育者的眼光与水准了。现在,大多数阿拉伯马繁育者,在制定繁育计划时都是综合地选取对于自己有利的血统来选择种马、搭配公母,而绝不会局限于某个血系。

要注意,“血统”≠“血系”,前者是时间、历史概念,后者是地域概念。显然,前者对于繁育者预测后代马驹的质量更为重要,而马匹质量正是马业最最重要的根基。五大血系之间也是相互贯通、相互融合的,毕竟,一匹好马,哪个国家的“伯乐”都想将其血统加入到自己原有的马匹当中,“血统”才能“越混越强”。

但是,我们今天的主题还是“血系”,因为从血系形成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爱马者的喜怒哀乐、起伏辛酸,他们的成功与失败——这对于正处于马业发展初级阶段的国内马人而言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可以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从而让我们能尽可能地趋利避害,走出一条适合中国自身特点的马业之路。

今天,我们向大家介绍的是波兰系。

要探究波兰系阿拉伯马形成的过程,我们要从阿拉伯马是如何进入欧洲讲起:

据史料记载,阿拉伯马最早是从西班牙、法国(西线)进入欧洲大陆的,另外一部分则是1095年后作为战利品随着从巴勒斯坦返乡的十字军战士陆续来到欧洲的(东线)——这是阿拉伯马第一次成规模入欧。在这之后的大约一千年中,欧洲的阿拉伯马一直作为优良战马被欧洲各国皇室贵族圈养、繁育、改良当地马匹。特别是在欧洲骑士逐渐脱下笨重的盔甲、“轻装上阵”之后,体型相对小巧但灵动、耐力十足的阿拉伯马更是成为各国轻骑兵的主流战马。

穆罕穆德二世及其军队进入君士坦丁堡

奥斯曼帝国军队包围维也纳,史称“维也纳之围”

第二次阿拉伯马大规模进入欧洲发生在1522年。当时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派30万骑兵进攻欧洲,其中绝大多数的战马是从阿拉伯沙漠地区掠夺而来的纯种阿拉伯马。1529年,奥斯曼大军抵达欧洲的心脏——维也纳,开始著名的“维也纳之围”。随后波兰和匈牙利军队前来支援,双方大战开始。由于势均力敌,战事陷于胶着状态。

1683年的“维也纳之战”,欧洲历史的重要转折点

直到1683年9月12日,由波兰国王约翰三世率领的波兰-奥地利-德意志联军(总兵力7万)打败了大维齐尔卡拉·穆斯塔法·巴沙率领的奥斯曼大军(约13万8千人,于1683年7月14日开始围困维也纳),即著名的“维也纳之战”。此战成为欧洲历史的转折点,随后奥斯曼帝国逐步向东撤退,最终于1699年结束对欧洲地区的扩张。

“维也纳之战”胜利后,以波兰为主力的欧洲联军俘获了大量纯种阿拉伯马,这一部分具有优良血统的战马随之进入波兰、匈牙利等国王宫贵族的马房,成为后世东欧地区主要阿拉伯马马房的基础繁育马匹。波兰系阿拉伯马的发展进入黄金阶段。

通过与土耳其人的长期战争获得大量优良阿拉伯战马的欧洲贵族们,为了保持并提高本国骑兵的作战能力,争相建立自己的阿拉伯马马房,开始了波浪壮阔的“阿拉伯马欧洲繁育史”。

其中,波兰因为获得的战马数量最多,自然优势明显、发展迅速。当时的波兰国王、立陶宛大公齐格蒙特·奥古斯特(zygmunt ii august)建立了波兰史上第一间皇家阿拉伯马马房——克内申(knyszyn)马房。

克内申城纹章

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些通过战争获得的阿拉伯马的基因库已经不能满足聪明的欧洲人养育最优秀阿拉伯马的需要了,很多人开始直接从阿拉伯地区进口马匹。

波兰王子桑古斯克和他的阿拉伯战马

具体到波兰,波兰王子桑古斯克(sanguszko,1743-1812)创立了斯拉乌塔(slawuta)马房,专门养育他从中东引进的阿拉伯马良驹。

桑古斯克家族纹章

19世纪沙俄控制波兰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于1817年下令建立波兰第一家“国立阿拉伯马马房”——亚努·波拉斯基(janów podlaski)马房。时至近日,它仍然是世界最著名的阿拉伯马繁育马房之一。另一家稍晚建立的安托尼尼(antoniny)马房发育出的种公马skowronek更是成为英国crabbet系的传世珍宝,得以名留青史(相关阅读:“日不落帝国的余晖”,crabbet系阿拉伯马的故事)。

人称“世纪名马”的波兰阿拉伯马种公skowronek,为当时的crabbet马房所有

专门讲述波兰系知名种公skowronek故事的书籍封面

即便是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重创,波兰系阿拉伯马还是保留了下来,并以①出众的外表形态、②自然的奔跑律动、③良好的健康体力、④温和的性格秉性受到世界各国阿拉伯马繁育者的追捧。

目前,波兰阿拉伯马数量大致是1200到1500匹,其中种公马有100到150 匹,500到600匹繁殖母马。其他的是骟马,运动母马和年轻马匹。

波兰阿拉伯马发展大事记

16世纪:波兰出现关于纯种阿拉伯马的文献记录。最初的纯种阿拉伯马是通过与奥斯曼帝国的连年战争获得的战利品。

奥斯曼帝国骑兵和他们的阿拉伯战马

1699年:奥斯曼帝国与波兰等欧洲列强签订停战协议。之后波兰人陆续前往中东地区寻找优秀的阿拉伯种马。带回波兰的阿拉伯马用于改良当地马匹质量,用于骑兵、农业劳作、马车等。

第一次世界大战:波兰阿拉伯马马房几乎“全军覆灭”。1914年波兰共有繁育母马500匹,到1918年仅剩25匹。

1921年:波兰重获独立,国立亚努·波拉斯基(janów podlaski)马房重建。

1920年代:波兰阿拉伯马繁育协会建立,波兰第一部血统簿(studbook)建立。

1930年代:一些美国阿拉伯马繁育者从波兰进口阿拉伯马,其中著名的包括芝加哥的亨利·b·柏德森(henry b。 babson)和田纳西的j·m·迪金森(j.m。 dickinson)。

第二次世界大战:波兰失去了89%的繁育母马。1939年德军入侵期间,亚努·波拉斯基(janów podlaski)马房损失了超过80%的马匹,马房遭受重创。尽管形势严峻,还是有一部分波兰马人努力保护下来一些波兰系种马。

二战后:匈牙利向波兰输送一批繁育母马,帮助波兰重建阿拉伯马繁育计划。波兰马房利用部分前苏联阿拉伯马种马开展繁育。

1950年代后期:英国人帕特丽夏·琳赛(patricia lindsay)从波兰进口阿拉伯马用于繁育,后成为连接波兰和美国的阿拉伯马贸易经纪人。

今天,波兰拥有三家国立阿拉伯马马房,即janów podlaski,micha?ów和bia?ka,以及许多私人马房。繁育计划不断发展,成为当今世界最著名的五大阿拉伯马血系之一。每年举办的“波兰之傲(pride of poland)”阿拉伯马拍卖会成为世界范围内波兰系阿拉伯马爱好者的盛会,去年一匹名叫pepita的灰色母马拍出了140万欧元的“天价”。

“波兰之傲”阿拉伯马拍卖会及同期举行的波兰国家阿拉伯马锦标赛

关于阿拉伯马

“阿拉伯马可谓功能最为全面的马种。一直以来,阿拉伯马在耐力赛中处于统治地位,现今在马术比赛的其他项目中,也常见到它们的身影。阿拉伯马是全球十种最普及的马匹品种之一,广泛分散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加、英国、澳洲、欧洲大陆、南美洲(特别是巴西)及其发源地中东。”——维基百科(wikipedia)

阿拉伯马聪明、活跃而富有耐力。阿拉伯马的头形独特,尾巴高耸,容易被分辨。考古学发现它们源于4500年前,属于最古老的品种之一。阿拉伯马在历史上因战争及贸易而由中东散布至世界各地,并且用来混种,差不多所有现今的骑乘马都有阿拉伯马的血统。

阿拉伯马是在沙漠气候中演化成长,被贝都因人(阿拉伯民族的重要分支之一)视为珍宝,经常会被带到居家帐棚中安置保护,正因为与人类有紧密的关系,造做它们性情和蔼、聪颖及乐意讨好,它们同时也俱有高度精神力与警觉性,适合用于袭击和战争,由于这种复合了自发与敏感的特性,现代阿拉伯马主就必须付出足够的能耐与尊重来驾驭它们。

阿拉伯马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马种。它最早被人类驯服并成为人类历史进程中最忠实的伙伴。阿拉伯马对世界文明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它对世界历史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当地球上结束了以马代步的大规模民族迁徙和战争后,人类用阿拉伯马优秀的血统培育出了各种适用于现代赛马、马术和休闲娱乐的马种,使人类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至今,阿拉伯人仍为自己培育出了这一优秀马种而自豪。

阿拉伯马最初被用作战马。这也是历史上马的最主要用途之一。一个全副武装的贝都因骑士往往能打败敌人,为部落赢得羊群,骆驼等战利品。这样的战斗要求出其不意的袭击和快速利落的逃匿。阿拉伯母马在接近敌人战马时不会嘶鸣,不会暴露目标,在战斗中冲锋陷阵,英勇无畏,而且有着迅捷的速度和持久的耐力,因此成为战马的上选。

长久以来,阿拉伯马都以美丽、聪颖、勇敢、坚毅和浪漫而闻名于世。因为数百年来它们接受着人类的驯化,和人类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它们懂得怎样和人类相处。事实上,它们的智慧早已被屡屡证实。它们驯良、温顺、友善,有时甚至到了使人苦恼的地步。就拿阿拉伯小马驹来说,它们根本就不怕人,对突然发出的声响也漠不关心。今天,阿拉伯马的后代遍布世界各地,它们都继承了它们的祖先经过长期驯化而形成的温和驯良的性格。

阿拉伯马被引进到英格兰,成为纯血马的祖先。在俄罗斯,阿拉伯马血统为奥尔洛夫快步马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法国,它们被用来培育著名的佩尔什马。在美国,它们又成为摩根马的祖先,并通过和英国纯血马杂交,培育出了快步马。作为马中最古老的轻型种和种蓄群,阿拉伯马是独一无二的。

由于阿拉伯马性能优良,遗传稳定,改良其他马种效果突出,因此,阿拉伯马遍布世界各地,并参与了众多马种的育成过程,与纯血马、温血马一起成为当今世界三种国际性马种。




下一篇:没有资料